把美丽的岚皋记下来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文人走到一个地方就要留下一些文字。用岚皋话说,这叫有“心计”,若来点调侃,就叫“别有用心”。辞典上说:游记是散文的一种,文笔轻快,描写生动,记述旅途见闻、历史沿革、社会习尚、风土人情、山川景物、名胜古迹,自然要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我说的更简捷:把游过的地方记下来,把美丽的岚皋记下来。

岚皋旅游开发较晚,起点并不算低,有道是美人迟暮,大器晚成,因而更显得有滋有味,美不胜收。南宫山的幽古,让人百看不厌,如饮陈酿。神河源的雄阔,让人茅塞顿开,心旷神怡。千层河的灵秀,让人醉饮甘泉,心境澄澈。蜡烛山的俊朗,让人气定神闲,无欲则刚。这些开发或正在开发的景点够不上游人如织,也算得上川流不息。对于游记作家而言,并不会被你的表象和宣传所迷惑,他们自有独到的见解和审美情趣,就是一棵树,泓泉,一根藤,抑或是一捧青苔,一片芳草,就会情不自禁展纸抒怀,笔下生辉。

岚皋县城

看景不如听景,听景不如读景。世界上没有一匹相同的树叶,写同样地方的文字自是各领风骚,千姿百态。贾平凹的睿智老道,陈长吟的飘逸俊秀,孔明的意高境深,刘聪博的厚重雄浑,张会鉴的韵味十足,李大斌的绚丽多彩,卢云龙的思接千载,吴建华的洒脱不羁,曾德强的冲淡平和,张胜利的妙手偶得,田不的生动传神,黄开林的诗意绵绵,杜文娟的娟秀雍容,罗佐的情到意到,王晓云的以小见大,李培业的直抒胸臆,陈益鹏的淳朴本真,娄学斌的一往情深,王彬的怀旧思辨,陈泽芳信笔灵动,付甦的轻快明丽,陈庆的一吐为快,王兴波的故土情深,李冰的激情飞扬,李云的细致如微,胡树勇的灵气毕现,刘顺平的缱绻雅致,汪星华的情深意长,马文艳的自然晓畅,萧竹的娓娓道来,邹钊的粗犷流畅,吴应勇的轻柔含蓄,李刚的一挥而就,陈芳的鲜活凝练,薛玉发的视角独具,刘同友的设问求证,许华的奇思妙想,谢承海的独出心裁,李炳智的简洁从容谢声翠的活色生香,陈忠武的涉笔成章,黄远存的自由奔放,吴凤周、刘巍的信手一拈,李康汉的层次分明,王晓群的明快疏朗,刘歆军的点到为止,范芹的恬淡味醇,龚永科的随意道来,王天仁的如数家珍,王小春的写实溢趣,胡顺中的闲静淡雅,余林的雅俗兼有,钟昌斌的旁征博引,曹英元的小巧别致,陈太刚的朴实无华,史建华的见微知著,樊军社的有感而发,周全伟的耐人寻味,董昕的童真稚趣,洪妍的处处留心,陈守益的情倾故园,姚泽练的故土难离,江贤举的说古论今,龙华超的散珠成练,刘忠武的素面朝天,石柳山的文笔小试,陈太友的不舍琐细。

把游过的地方记下来,这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一件事。把美丽的岚皋记下来,这是每一位岚皋人应该做的一件事。只要时时留心,处处留意,相信你一定会做得更好。

杜文涛
(作者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有文集出版,现任岚皋县文化广播电视局局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蜡烛山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zhushan.cn/jingdian/197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