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行蜡烛山

一个好的驴子,应该懂得团队的意义。

4月的一个礼拜,我们的目的地是位于岚皋县佐龙镇的蜡烛山,每次都是坐车从它身边而过,从车窗里看它都得把脖子仰得高高的,真的决定来征服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胆怯。

早晨的天气不错,这对驴子们来说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的行程从佐龙镇花坝村开始,岚河上的吊桥让久居城市的我们兴奋不已,摇晃着让桥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然而从桥的另一端窜出的一只大狗还是把我们心底的惊吓稍稍泄露出那么一点点,很多人匆匆侧身快步走过。

上山时领队叮嘱要保持队形和节奏,背着几十斤重的包,村民纷纷侧目而视,不明白这些人干吗背这么重的东西受罪,我们就像负重的驴子一样,一步一步行走。我慢慢落在后面,胃里一阵阵恶心,真痛恨自己中午干吗吃那么多的饭,队友已经离我有50多米远了,身体的不舒服让我再一次坐在地上喘气,就在大口大口呼吸的时候,我才发现老派男人跟在后面,他说他在殿后,这句话真让人感动。

沿途的风景在心跳如裂和挥汗如雨的疲劳中一闪而过,经过短暂的休整,恢复了力气的驴子们这才纷纷欣赏起四周的风景走了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蜡烛山还在我们身边,山脚下水库的翠绿和公路的蜿蜒曲折缓解了视觉疲劳,听村民介绍,再向前走一段路就没有公路了,后面的路必须请向导了。

休息行走、再休息再行走,是驴友不变的定律。我们面临的第一个困难出现了,一面有70度左右的碎石山坡立在面前,由于泥石流的冲击,从山腰处形成的碎石到山脚下有150多米长,两边基本上没有什么树木,脚踝在上面能清楚地感觉到小石头在脚下的滑动,幸运的是我脚上穿的是一双高帮登山鞋,鞋底的大花纹让我能牢牢抓住地面。沿着“之”字形的小路,队友的行进速度明显放慢了,虽然只有短短150多米,却在这里花费了半个多
小时的时间。

走过碎石坡,前队继续前进,而我、老派男人、老师,还有几个女队员留在后面作了后队。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左右了,刚刚还是阳光灿烂的天气,在天空中飘过一朵乌云后,下起了小雨,出现这种情况有点糟糕,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扎营的地方都没有,疲劳又一次侵袭我们,如果不能在天黑前赶上山,走夜路是一个很大困难,四周山林空旷,寂静无声,只有从对讲机里传来的前队不断新的前进消息让空寂的山林多点声音。

蜡烛山游记

休息的次数越来越超过行走的时间,体力接近了极限,坐下就不想再站起来,靠着老派男人和老师鼓劲的话,后面几名队员步履蹒珊地向前摸索,虽然山顶明明就在我们不远的地方,可是严重的疲劳把最后这段路变得那么遥不可及。

登上山顶已经是晚上7点多钟了,5个多小时的行走让每个人都很疲惫。首要任务还是先把帐篷支起来,山顶地方不大,上面还残留着一座破败的小庙,只是前面的门板都已经不知去向。听向导说,这里曾经修建过一座祖师庙,庙舍20多间,香火鼎盛,庙宇前后古木参天,山静鸟语,处处清香,只是1951年庙宇被拆除,现在仅存留遗址了。

山里的夜色总是来得很快,登上山顶时尚存天边的一抹红霞已经变成了墨色,安顿好行李和帐篷,接下来的活动就成为每次外出必备的节目—篝火晚会,站在海拔1552米的山顶,原来星星也可以如此明亮。夜深了,急剧下降的气温让我们缩回了帐篷躲进睡袋。

真是舒服的一觉,醒来时,天已大亮。

田丕

(原载2005年6月24日《安康日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蜡烛山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lazhushan.cn/jingdian/19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